風華居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940 事發,騷亂

940 事發,騷亂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接下來幾天,弗丁與歐若拉配合瑞蒙德,在艾尼亞樞紐各個城區尋找血錘教會的蹤跡,此事已經上報了駐防警務部隊,對方詢問了一番后,承諾會查詢可疑人員的蹤跡,接著把幾人送了出門,顯然沒有讓超級英雄幫忙的意思。

    超級英雄在宇宙里的地位雖然已經合法化,但是各地的警務部隊向來不喜歡與超級英雄合作。畢竟大家都不是普通人,大部分超級英雄不過b級實力,而為各個文明工作的b級超能者一抓一大把,沒什么稀奇的,那些綽號花里胡哨的超級英雄,真打起來還不一定是普通干員的對手,所以大多數時候也就不需要所謂的超級英雄來幫忙。

    瑞蒙德執意要自行搜索血錘教會的蹤跡,弗丁謹記著韓蕭交給他的任務,住進了瑞蒙德租用的據點,隱藏實力,低調幫忙。

    如此幾天過后,三人依舊沒有找到血錘教會的線索,但是卻等來了懲戒者聯盟的支援。

    “你們終于來了!”

    據點里,瑞蒙德大喜過望,迎接前來支援的小隊,熟絡地寒暄了幾句,接著向弗丁等人介紹這群伙伴,眾人望向弗丁與歐若拉,大部分人都一臉和善,頷首致意,也有小部分人面無表情,無動于衷。

    “這二位就是我向你們提到過晨星和歐拉,他們都是b級超能者,特別是歐拉,她的治療異能太棒了。”

    “你們好,我是晨星。”弗丁微微一笑,向眾人致意,他倒是沒有任何天災級的架子,氣質無比親和。

    不笑還好,這一笑,在場不少人一激靈,心跳陡然加速。

    弗丁的魅力不分種族、性別,舉手投足間不自覺散發出特別的吸引力,要是還笑一笑,那可真要人老命,就算戴上了偽裝的面容,也遮不住他火山爆發一般的魅力。

    這位新同伴氣質真好……不少人暗暗嘀咕,互相對視了一眼。

    “我是歐……歐拉。”歐若拉不太習慣自己的假名字。

    眾人看了過來,眼神頓時就熱切多了,具有治療能力的同伴,沒人會不喜歡,指不定哪一天就需要人家幫忙。

    正想上前結識新伙伴,這時,人群中傳出一個不和諧的聲音。

    “我想問一問,你們為什么要加入懲戒者聯盟?”

    眾人循聲看去,一臉無奈,說話的正是戒心很重的塞利。

    “因為他邀請了我們。”歐若拉聳肩,指了指瑞蒙德。

    “你們也是b級超能者,因為一個簡單的邀請就加入我們,不覺得很蹊蹺嗎?你們之前連懲戒者聯盟的名字都沒聽說過,就這么臨時起意,簡簡單單改變了想法?呵,我寧愿相信你們早有預謀。”塞利語氣冷淡,一切都太巧合了,不由他不懷疑。

    弗丁笑了笑,也不辯解,眾人擔心他心生不滿,急忙上來勸阻,剛才弗丁給他們的第一印象太好了,忍不住幫他說話。

    長得這么好看,一看就是好人嘛!

    塞利眼角抽搐,勉強抵御住弗丁的魅力光環,與弗丁擦身而過,斜視的目光一直盯著弗丁,冷冷道:“我會一直盯著你,如果你有什么別的企圖,別怪我不客氣。”

    說完,他大步走開。

    因為塞利的行為,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這時瑞蒙德走上前來,拍了拍弗丁的肩膀,安慰道:別管他,他一直是那樣,我當初加入的時候也被他針對過。”

    “沒事。”弗丁淡淡一笑。

    眾人見狀,也紛紛上來攀談,弗丁游刃有余應付,很快融入了群體,對他來說完全沒難度。

    休息了大半天,這支臨時英雄小隊的隊長召集眾人,分配尋找血錘教會的任務。

    懲戒者聯盟人手不多,所以只能幾個人負責一大片區域,慢慢查找線索。

    弗丁和歐若拉自然待在一起,還是跟著瑞蒙德一起行動,再加上一位武道系英雄,四個人一個小組,搜尋艾尼亞樞紐的一個頗為繁華的城區。

    ……

    人造太陽漸漸落下,血紅的晚霞渲染天際,讓天空變成了一塊帶有云紋的紅寶石,隨著陽光慢慢縮回地平線,夜幕慢慢籠罩了蒼穹,艾尼亞樞紐的璀璨燈火漸次亮起,到了晚上,艾尼亞樞紐才蘇醒了過來,展現出這座星際都市的另一面,仿佛從一個風塵仆仆提著皮箱的遠方旅人,變成了一個濃妝艷抹媚眼撩人的火辣女郎。

    夜色是歡場的帷幕,這里有來自各個星系的旅人、貨物,無數人在此紙醉金迷,在黎明到來之時,才繼續踏上旅途。

    街上的人群比白天更加密集,人潮涌動,空氣中浮動著浮躁、愉悅的氣氛,像是酒精混合著鮮榨果汁,嗆人之余,卻又帶著鮮甜的滋味。

    弗丁四人走在街上,左顧右盼,觀察四周,瑞蒙德推開一個喝醉了靠過來的蟲人,壓低聲音道:

    “血錘教會基本在夜晚進行血祭,大家都注意點,別忽略了血腥味,多關注偏僻的地方。”

    弗丁不置可否,眾人走了一會,歐若拉突然拉住了弗丁的袖子,指了指天上。

    “有天災級的生命信號。”

    弗丁抬頭望去,只見一輛飛行載具從遠處飛來,停在一棟高樓的高層停泊平臺,一群保鏢簇擁著一名年輕男子分開人群,其中兩個保鏢毫不掩飾散發著天災級氣場。

    周圍的路人也都發現了這股氣勢,紛紛抬頭看去,瑞蒙德望了一眼,嘀咕道:“那好像是個大人物啊。”

    旁邊那名武道家搖搖頭,“反正我們接觸不到這種人物,別看了,和我們沒什么關系。”

    “說的也是。”

    不理旁邊兩人,弗丁剛才一瞥間,發現這兩名天災級保鏢貌似有點眼熟,似乎在哪里看過他們的照片,他素來相信直覺,見瑞蒙德兩人自顧自交談沒注意他,便拿出通訊器,通過記憶傳輸,把剛才的畫面輸入設備。

    “菲利普,查查這些是什么人?”

    “好滴嗡,正在比對資料庫……比對完成,已有匹配對象。”

    黑星軍團龐大的智能數據庫也對普通人開放,大部分都是菲利普的子程序,而作為跟隨韓蕭很久的弗丁,則有權限享受菲利普主智能的功能,與普通成員的效率相比,大概是3g和5g的差別。

    低頭看了一眼,弗丁眼神一動,菲利普的數據庫里儲存著赤色帝國幾乎所有官員和干部的資料,發現這兩名天災級保鏢是赤色帝國的直系超能者,而那位被簇擁的年輕人則沒有詳細資料,顯然有未知力量為他進行了某種保密,一般有這種待遇的,大多都是帝國高層的親屬。

    “應該是一位帝國高官的后代。”

    弗丁點點頭,也不在意,然而這時,近在咫尺的歐若拉,卻給他發了一條消息。

    “我感應到了,還有四個天災級藏在附近的不同位置。”

    歐若拉的生命感應是用來找人的方便手段,假如不是結界魔法一類的空間隔絕能力,正常的隱藏與偽裝在歐若拉面前形同虛設,她能夠輕易察覺別人的生命強度,以此判斷對方的戰斗力。

    弗丁腳步一頓,看了一眼歐若拉標記的位置,發現這四名未知的天災級隱隱把這里包圍了起來,也不知道是暗中保護這名帝國高官后代,還是另有企圖。

    “唔……不關我們的事,先別管。”

    弗丁嘴上這么說,心里卻是留了個心眼,他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感覺今晚似乎會發生什么事。

    繼續搜尋了一會,幾人已經走出了最繁華的地段,瑞蒙德忽然收到了同伴的通訊。

    “趕快過來,我們已經找到了血錘教會!”通訊頻道里的同伴語氣急切,背景音還有一陣戰斗的聲音。

    “你們在哪里,已經和血錘教會打起來了嗎?!”瑞蒙德急忙問道。

    “不,不是我們。”同伴的語氣突然變得十分古怪,帶著濃濃的不解,“不是我們找到了血錘教會,而是他們……他們竟然在攻擊軍事禁區!”

    “什么?!”幾人臉色一愣。

    在他們的印象里,血錘教會是一群暗搓搓抓人血祭的狂信徒,怎么會做出攻擊軍事禁區的行為?

    一時間,幾人心里都生出不妙的預感。

    而就在這時,眾人發現腳下的大地似乎在隱隱震動。

    轟隆!!

    一陣刺眼的強光從遠處傳來,一個個耀眼的爆炸光柱遠處好幾個城區中升起,火光照亮夜空,無比引人注目。

    嘩啦沖擊波排山倒海般橫掃過來,猶如一場平地掀起的颶風,眾人即使身處這片區域,也同樣被波及,狂風吹得頭發亂舞。

    火光在夜空下升騰,周圍無數路人一臉愕然,紛紛駐足扭頭,望向爆炸發生的地方。

    “情況不對勁!”

    弗丁眉頭一蹙。

    這里可是重兵把守的艾尼亞樞紐,這么大的動靜,不可能是血錘教會那種二三流組織做出來的。

    ‘先入為主,被瑞蒙德的猜想誤導了,在艾尼亞樞紐鬧事的不止血錘教會一家,可能有更大的企圖。’

    念頭剛剛閃過,一陣刺耳的警報驀然席卷全城,一艘艘駐防戰艦出動,劃過天際,奔赴各個爆炸區域。

    下一秒,路人轟然混亂起來。

    ……

    砰!

    戰錘劃過銀光,砸碎一個艾尼亞樞紐駐防超能者的頭顱,噴灑出一地的鮮血。

    血錘主教帶著一大群血錘牧師沖擊著軍事禁區的一角,與駐防軍激烈交火。

    超能者互相廝殺,四周的防衛炮臺與機械載具朝著血錘教會眾人瘋狂開火,一發發暗能量射線轟擊著血錘牧師們的魔法防護盾,不斷有血錘牧師被轟殺湮滅,連粉末都不剩。

    在這面戰場中,血錘主教所向披靡,展現出天災級的戰力,左沖右突,一把戰錘翻天覆地,擋在前面的任何東西均被他一錘砸碎,而艾尼亞樞紐高級戰力不會隨時待在崗哨,此時還沒有趕到,增援還在路上。

    血錘主教雙手持錘,往地下一頓,戰錘和身上亮起詭異的紅色魔法符文,滿地的鮮血仿佛被蒸發一樣,變成大片大片的血霧,在半空中凝結,形成一個巨大的身影,只有上半身,造型詭異,一股狂躁的能量像是從虛空中傳遞出來,寄宿在這團紅霧之中。

    下一刻,兩團太陽般的光團在紅霧的臉上亮起,仿佛是眼睛一樣,某個意識降臨了。

    它體內涌出暴躁的魔法能量,射出一團團鮮紅色的魔法箭,在戰場中無差別攻擊,擊中血錘牧師的話,血錘牧師渾身泛紅,仿佛被上了buff,不僅傷勢漸漸恢復,戰斗力還顯著強化,而若是擊中敵人,那么敵人皮膚下仿佛隆起了一條條小蛇,體內血液逆流,遭受嚴重的創傷。

    這團身影便是血錘教會祭祀的“神靈”,一個高維度魔法實體,通過特殊的方式短暫降臨,具備天災級的威力,加上血錘主教本身,相當于這片戰場遭到兩個天災級強攻。

    而在這片軍事禁區的其他數個方向,也都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襲擊軍事禁區的勢力遠遠不止血錘教會一家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合作行動!

    ……

    艾尼亞樞紐中央最高層的大樓是此地守護者的產業,鎮守此地的人是超a級手下的一名資深天災級超能者,名為加布拉。

    從巨大的落地窗看見城里的火光,加布拉將手里的雌性生物扔開,光著屁屁站在窗前,皺眉俯瞰著爆炸的區域。

    “加布拉閣下,有緊急情況!”副官的遠程投影出現在房間里,看也不看旁邊裹著被子瑟瑟發抖的女人,語氣急促,快速將事情說了一遍。

    “有人襲擊進化者圖騰所在的軍事區域?敢來我的地盤搶東西,找死!”

    加布拉臉上露出濃濃的煞氣,隨手扯過褲子套上,緊接著一腳踢碎落地窗,猛地跳進夜空,渾身燃起雄渾熾烈的灰色武道氣焰,化作一顆流星撕開夜幕,墜向交戰的區域。

    同一時間,弗丁等人所在的城區,一名隱藏在暗中的天災級通緝犯看見天上劃過的灰色流星,伸手按了一下短距離耳麥,低聲道:

    “加布拉已經被引開了,其他駐守的天災級也正在奔赴戰場,那邊的勢力會拖著這群天災級,等到騷亂席卷全城,我們就可以動手了,記住,要速戰速決,事后偽裝成意外的遭遇戰。”

    ……

    與此同時,艾尼亞樞紐另一片沒受到波及的城區,兩個平平無奇的男人站在一棟高樓的頂層,俯視著夜色下的混亂與火光,其中一人正是前些日子監視空港的易容者。

    “行動開始了。”

    “謝謝你證明我還沒瞎。”

    “不知道這些在黑市上雇傭的灰色勢力,最后能有幾個活過今晚。”

    “呵,就算活過今晚,他們也遲早要被清除,不是被我們干掉,就是被帝國審判。”

    “駐防軍都趕去保護進化者圖騰了,嘿,他們真以為費這么大勁,只是為了區區一個進化者圖騰嗎。”

    “幸好這里不是帝國的直系殖民星,不然沒法把各種違禁武器的零件走私運進來,其他隊伍有足夠的時間將騷亂散播到全城,炸掉的地方越多越好。”

    “鎮守這顆星球的家伙可是一個超a級強者的左膀右臂,估計在天亮以前,這場混亂就會被鎮壓了,哼,花費了這么多資源,只能換來一晚上的混亂。”

    “無所謂,這些灰色勢力死就死了,只要拖到另外一支隊伍干掉目標就夠了,這樣我們才能向組長匯報。”

    “分配到這樣的任務可真危險,嘖,真羨慕其他小組……”

    狂風將兩人的對話切割成零散的碎片。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