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都市小說 > 還看今朝 > 第八卷 第十四節 來了

第八卷 第十四節 來了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這一塊產業的確很大,隨著計算機和手機的使用越來越普及,整個中國市場已經越來越成為全球矚目的一個焦點了,十多億人的市場,哪怕只有30%甚至百分之20%的家庭保有率,整個市場都不可想象,無論是電腦還是手機,這還沒有算非私人需求。

    毫無疑問茅向東和呂宗平都看到了沿海地區諸如深圳、蘇州這樣的城市在吸引這一類電子產業落地的巨大進展,有些坐不住了。

    漢都論基礎產業實力和科研技術人才乃至熟練勞動力的供應量,都絲毫不比深圳、蘇州這樣的城市遜色。

    可以說除了地處內陸的這一區位優勢和在接受改革開放的思想觀念上不及對方外,其他很多方面都處于同一位置甚至更佳。

    當然沿海地區這些城市可能在政策支持力度上更容易獲得來自高層的支持,但茅向東和呂宗平認為,漢都一樣可以獲得這樣的支持。

    前段時間他們專程到燕京去匯報工作,就是為了從各方面和各個層面贏得高層的首肯。

    而在這方面漢川省委省政府的態度與漢都市委市政府的觀點也空前一致,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就是要讓漢都市真正發展起來,成為內陸地區第一經濟高地。

    不過這一塊很多地方都已經意識到了,只是漢都市先發制人,通過這個互聯網高峰論壇來提升漢都市的產業影響力和競爭力,再加之漢都也算是全國排名前十的大都市,又有三所電子信息產業不弱的高校做后盾,漢川省委省政府和漢都市委市政府也對這項工作如此重視,也才敢提出要把漢都建成內陸地區電子產業和信息產業高地的這一口號。

    胃口大不是壞事,但是關鍵要看執行力。

    好高騖遠和高瞻遠矚其實就是一體兩面,你執行力達不到就是好高騖遠,執行力夠了就是高瞻遠矚了。

    就目前來看,茅向東和呂宗平的搭檔看來還夠強,劉胤伯和季國力也不錯。

    劉胤伯年齡稍大了一點,但是卻舍得放手讓季國力來操作,所以沙正陽覺得漢都市這一屆的發展執行力都還有戲。

    *******

    沙正陽已經記不清他和多少人握手寒暄了。

    高峰論壇開幕式是上午10點半,但是陸續開始入場的嘉賓客人從9點鐘就開始了。

    因為在國內這是第一次進行這個產業的高峰論壇,尤其是涉及到眾多的網絡眾人,很多人在網上雖然十分熟悉了,但是在現實中卻并不認識,這個年代無論是交通往來還是視頻接觸都無法和十多年后比,所以他們很多人之間都會久聞大名但是素未蒙面。

    沙正陽8點半就到了國際會議中心,這和他的身份不符。

    但他愿意這么做,因為前世中對很多網絡大咖的仰慕,今世雖然那種神秘感已經褪去,但是某種情結卻還是存在的,像自己專門為他們提醒過邀請的,雙馬哥,百度李,雷布斯,華為任,新浪王,網易丁,搜狐張等人,均無一例外都接受了邀請蒞臨。

    嗯,這個時候他們很多人受到邀請還是頗有點兒受寵若驚的感覺,大概是沒想到自己名氣已經被這樣一個高峰論壇所關注,當然,這樣一個機會對他們來說也很難得,來結識一下業界的同仁和朋友,也是不亦樂乎。

    和沙正陽一道的還有東方紅投資和萬象基金的負責人。

    東方紅投資負責人李睿是寧月嬋他們通過獵頭公司專門聘請的,八十年代留學美國斯坦福,學的就是計算機,后來改行在美國風投界工作過多年,也曾經參與過多個美國硅谷初創企業的項目跟進,后來歸國之后一直在燕京。

    而萬象基金的負責人王象山則是來自燕京的一名資深人士,是王澍的遠房堂兄,也是一個海歸男,在idg和紅杉都干過,也曾經在美國工作過,不過因為家庭原因而歸國。

    不得不說這兩位在美國風投界干過的人才最了解像互聯網這一類的初創公司的運作模式,像沙正陽雖然對前世中這些互聯網企業的成功者了解不少,但是這些企業為什么成功,如何成功的,而還有無數企業又怎么會失敗他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專業人做專業的事,而沙正陽只需要知曉一些成功歷史就足夠了。

    “沙主任,您今天可真的有些出人意外,您說我們這些做風頭的來,那是應該的,他們是我們的衣食父母,沒準兒哪一位就能成為我們的貴人,可您呢?”說話的是王象山,完全是看不出是專業的風投人士,整一個土肥圓,寸頭,t恤,外加牛仔褲。

    “是啊,老王說得沒錯,沙主任您可有些掉份兒了。”李睿也接上話。

    “你們兩位說錯了,他們可能中間會有你們的貴人,但是他們每一位都是我工作的客戶。”沙正陽和二人認識時間不長,交道也沒幾次,但是還算說得來,八十年代留學混得不錯又歸國成為精英的,無論是在專業素質還是情商上都沒的說。

    “看來沙主任是準備把這個行業領域的精英們都一網打盡啊。”王象山笑瞇瞇的道:“不過實事求是的說,漢都市在這方面的確下了功夫,科創大廈提供的條件甚至超過了我能想象的,我也無法想象如果我是這些想要在互聯網領域有所作為的創業者,怎么可能拒絕這樣優越的條件,這簡直就是為這些企業量身打造的,你能想到的都替你想到了,你沒想到的,人家也替你考慮到了,哪怕是在美國也不可能有如此好的環境和條件。”

    “老王,這只是一方面,或者說這也只是漢都高新區的一個嘗試,我的感覺很多還只是表面上做到了形似,但是要真的達到神似,或者說像美國硅谷那樣完備的環境,仍然還有很大差距,首先在技術和人才環境上我們就還有很大差距,另外在融資渠道上,硅谷更是要完善許多,可這邊呢?”沙正陽搖搖頭,“都還是一個開始,都還需要摸索著來。”

    “沙主任,已經很不錯了,畢竟這還是一個嶄新的產業,兩三年前甚至大家都沒有人知道這個互聯網究竟意味著什么,中國有這樣一個龐大的人口群體,而且經濟發展更是日新月異,網民的增長速度基本上是成幾何倍數的增長,我覺得這就是時間問題而已。”

    李睿頓了一頓,“而且除了我們東方紅和萬象外,我們都看到了idg、霸菱亞洲和紅杉資本也都來了,還有德豐杰、軟銀這些之前我們都沒想到的都露面了,這說明他們也一樣十分看好中國的互聯網市場,看好漢都的發展環境,國內資本市場我們不好評判,但是國外資本的嗅覺我們太了解了,無利不起早,他們不是看到了這里邊蘊藏著的機遇,不會如此熱切。”

    “那你們怎么看?”沙正陽一行人走到門廳里,坐下。

    “這是一個日新月異的產業,雖然我們在硅谷也接觸過,但是我們感覺中國的商業生態和模式還是和美國有所不同的,所以我們覺得可能在互聯網產業上,中國會產生出更多更豐富的內容和模式,但是要從中尋找到合適的目標,我覺得我們還得要花一番功夫。”王象山看了一眼李睿,有些謹慎的道。

    “李睿,你覺得呢?”沙正陽點點頭,王象山的判斷還會基本靠譜的,但這家伙很狡猾,不給自己說明,這也是一種策略。

    “嗯,象山說的也是我們的觀點,未來互聯網的發展我覺得取決于幾方面因素,第一,電腦包括pc的普及率;第二,網速及資費下降帶來的普及率;第三,互聯網和實體產業,尤其是服務業的結合度有多高,也就是說,如何解決和克服互聯網與服務業相結合中存在的問題,這包括軟硬件兩方面技術問題,但我覺得這一點會隨著市場膨脹擴大反而不是問題,只要商業模式對路,自然會企業會看準這一點,發展起來。”

    李睿要說得客觀和細化一些,可能是這一兩天跟著沙正陽交流,沙正陽的一些觀點讓他觸動很深。

    “你認為互聯網的未來在于和服務業的結合?”沙正陽瞅了一眼對方。

    “這可能是一方面,但是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我記得您和我提起過一些方面,我認真琢磨過,覺得未來的確有可能如此,比如網絡電商,但這種標準化產品也許好辦,但非標準化的產品呢?比如游戲產業,你提到互聯網游戲,我覺得這可能對技術乃至硬件都會有很高的要求,怎么來解決?還比如社交,這一塊看似很龐大,但是怎么來實現盈利,單純依靠廣告能實現么?或者說,社交領域只能有廣告這一塊的收入么?其他呢?……”

    沙正陽微微點頭,這個人是還是能想事情的,起碼對互聯網產業有很深的了解,“李睿,象山,這就是你們需要在這幾天需要解決的問題,去發掘,去了解,去探討,嗯,哪一塊更有前景,哪一家更有希望,哪怕看不準,但起碼要把他們中的特點和優勢找出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