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99章父女相見

第99章父女相見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等賴管家、張掌柜和杜柏幾人退下,云曦皺著眉托著下腮,從盤里拿起一顆蜜餞送嘴邊,舌頭一卷,媚動人。狂沙文學網

    雨娉雨婷知道,這表是自家小姐正在思考,于是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影響到。可突然,云曦輕笑問道:“娉兒、婷兒,你們看,該如何辦那個白二?”

    雨婷忙不迭的回答:“小姐小姐,他敢不聽您的話,就該狠狠收拾他。哼,就該讓他記得教訓!”一邊說著話,雨婷一邊蹦跳著揚起小拳頭。

    當倪家發生的那些事后,消息就很快傳到云曦的耳中。本來云曦倒也沒多少重視,無非就是聽個鬧。然而恰巧今天豐隆錢鋪盤賬,突然發現秦白借了2500兩,這一下就引起了云曦的注意。

    于是云曦立刻把所有的相關人員都叫了過來,開始詳細盤問起秦白的況。應該說,秦白的某方面目的已經達到,這還是云曦第一次開始主動了解他。

    見雨婷動作可,屋里笑聲響起。雨娉偷偷瞟了云曦一眼:“小姐,那個白二倒是個能辦事的,不算個無腦打胚,井家莊那里這樣的人就沒幾個。杜師傅不是說,白二在礦場做的不錯,像是個真心想辦好的,甚至表現不比咱們府里的那幾個礦山管事差,就是……膽子大了點,敢在咱們錢鋪借那么多的錢。”

    云曦笑著輕輕打了雨娉一下,她已經明白了雨娉的意思:“小妮子,你說的是人才難得?還是提醒我投鼠忌器?”

    雨娉同樣笑了:“嘻嘻,小姐,借的錢太多啦!都已經7500兩啦!您如果真不待見那個白二,最好能等他把錢還完,咱們再慢慢收拾他。不過也能讓他戴罪立功,真辦好了他那座私礦,到時候也能連人帶礦收進咱們賀府。就看他懂不懂事啦!”

    云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突然問雨婷:“那你的看法呢?”

    “呃?”雨婷一臉茫然,自己其實就是個打醬油的吉祥物,怎么會問自己呢?“嘻嘻嘻,反正小姐最厲害,婷兒全聽小姐的安排。就是那白二居然敢暗地里算計咱們,就是要給他教訓!要多打他幾板子!哼,當時還嚇到過小姐呢。”

    云曦笑連連,指著雨婷笑罵:“這小妮子心眼小,倒是記仇!小心以后不招婆家喜歡?嘻嘻嘻。”

    “沒有啦!只要有小姐,婷兒就不怕!哼!”

    “嘻嘻嘻……”

    “不是啦,不是啦!婷兒沒想過要嫁人啦!”

    “嘻嘻嘻……,死鴨子嘴硬。娉兒,記得呦,以后要給婷兒找個好欺負的相公。”

    “不行啦!婷兒的相公要那種很厲害很厲害的。不是不是,小姐、姐姐,你們又欺負婷兒,婷兒沒想相公啦!真的真的。”

    “嘻嘻嘻……”

    笑鬧聲中,有丫鬟稟告,云曦的父親云海龍求見。沒一會兒,父女倆就坐在一起,云曦顯得有些意外:“爹,您今兒怎么到城里來了呢?”

    云海龍一富貴員外的打扮,而且心寬體胖,氣色不錯:“曦兒,爹就不能來看看你?”

    云曦流露出明顯不信的表。自己的這個爹誰不知道,自從云曦嫁到賀府,沒有了后顧之憂后,云海龍就天天在井家莊吃喝玩樂,家里還買了不少俊俏丫鬟和女戲班子,生活過的是奢靡頹廢,沒事都不愿意挪窩。

    云海龍也不在意自己女兒的態度,呵呵一笑:“曦兒,爹還順便去衙門辦點小事。就是現在況有變,沒必要去辦了,咱們云家還能白落得一百多兩。呵呵呵。”

    “哦?”

    根本不用云曦詢問,云海龍就已經是眉飛色舞:“咱們井家莊新來了個白二,他就是個棒槌。前些子,白二求上門,要我……”

    一聽到“白二”這兩字,云曦立刻上了心。其實整件事并不復雜,秦白花費了五百兩辦理地契房契,云海龍這次就去衙門里準備辦理手續。衙門所收的稅契和上下打點反正自有標準,也就是在一百兩出頭的數目。

    然而到了衙門后,云海龍畢竟是個巡檢,他也是掖縣官面上的官員,多少總有人會傳遞些消息,于是云海龍驚訝聽說,那個白二居然向倪家主動開戰了?

    這一來,云海龍就毫不猶豫的轉就走。真是笑話,那個白二以為自己是誰?居然敢捋井家莊幾大家的虎須?與其他人一樣,云海龍根本就不信秦白會贏,無非就是落敗而亡和落敗而逃這兩個結果。既然是這樣,那又何必辦理那個房契地契呢?這一百多兩不就白白落入自己的口袋?完全能在人牙子手中買十幾個小女孩玩養成游戲。

    不過既然已經來了萊州城,那就順便來探望一下自己的女兒。維護好與賀府的關系也很重要,云海龍又不傻,他明白,現在的好子就是云曦的犧牲帶來的。

    云海龍越吹越得意,口沫亂飛,仿佛自己已經是武侯再世。可是云曦卻越聽越皺眉,她終于忍不住:“爹,當時那白二見您的時候,他還說過些什么?”

    “能說啥?好歹你爹我也是井家莊的巡檢老爺。他敢不老實?”云海龍滿臉得意,“別看那白二這幾月名聲不小,但他根基淺著呢,根本就沒幾個看得起。乖女兒,告訴你,你說那白二豎旗了那么久,按禮數來說,莊子里每家應該送份賀禮吧?他也應該擺酒吧?可根本就沒人理會,白二也知趣,根本沒有擺酒。要不然,席面都坐不滿,那不是自取其辱……”

    聽云海龍越扯越遠,云曦不動聲色的拉回話題:“爹,那就是說,白二除了送禮,就說些客話?”

    “呵呵,客話都沒說幾句。爹爹我能賞臉見他一面,那已經是白二的造化了……”

    云曦實在忍受不了云海龍的吹噓。她表無奈,只能直截了當問道:“爹,女兒是在問,白二提到賀府和我了嗎?”

    云海龍立刻就有些悻悻然。他心知肚明,現在外面對他的“尊重”,主要還是看在賀府和云曦的面子上。于是表有些不自然:“未曾。”

    “哦!”云曦頓時若有所思。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