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154章閻王帖

第154章閻王帖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聽到黃俊的話似乎意有所指,秦白就沒把自己的話說出口,笑著詢問:“俊爺,您有何見教?”

    “吃,吃。”黃俊又拿起筷子,秦白同樣在暖鍋里撈了根白菜。黃俊揮揮手,讓其他人都退下,只留下趙豪,他笑瞇瞇的看著秦白,“你就不想想,你瞞得過別人,瞞得過我嗎?我們吃鹽貨的,外人看起來就是幾兩半斤換幾個錢,不知道的都以為是雞毛蒜皮的小生意。可是人人都知道我們鹽幫賺大錢。為啥?就是因為一日三餐都不能缺少。而你的火柴,一根就是一枚銅子,習慣后哪家會不用?而且是獨門生意,根本就沒有第二家。”

    “我們海邊煮鹽曬鹽都有個定數。你做火柴同樣靠堆人手。只要有方子,有多少人就能做出多少。短短幾個月就能有這些量,只要不是蠢貨,就應該能想到,做起來應該不怎么難。這大明天下,光揚州鹽商每年就能賺五、六百萬兩,長蘆也不會少于三、四百兩,加上四川、陜西的井鹽和我們這些邊角料,每年賺的總量估摸著在一千二、三百萬兩。白二,如果你敞開賣,就算你一盒賺一文,那個量也不會少于整個鹽貨市場,那也是每年千萬兩的數目。呵呵呵,恭喜你哦,咱們井家莊會出個大明首富?”

    秦白臉上已經沒有笑容。沒想到街對面就住著位有心人,自己想方設法隱瞞,卻被他一眼看穿。想到自己懷里藏著的匕首,秦白臉上微微一笑:“俊爺,你真會開玩笑。如果我能賺那么多錢,還混啥江湖?”

    黃俊笑了笑,不置可否:“其實你做的并不差。對外控制著量,還用零賣做噱頭。在別人眼里,看不到流入的白花花銀子,只看到你柜臺上那一枚枚的銅錢,以為沒賺到多少錢。但天底下到處都是聰明人,他們會看不明白嗎?那就是早晚的事。就問你,年前的那群響馬,不是流竄來的吧?應該是專門搶你這火柴的吧?”

    秦白瞳孔一縮,神色嚴肅起來。黃俊擺擺手,讓秦白放松:“如果你是聰明人的話,你就應該去求你們家三奶奶,把那張方子獻給賀府。賀府在官面上、江湖上都能吃的開,應該很樂意收下吧?你再把現在的地盤全都讓出去,留給不愿意再跟你的弟兄。留下應該都是你的心腹,可以全部帶進我們鹽幫。否則越到后面,你的路就會越窄。可能到最后,連咱們井家莊整個填進去都不夠!”

    說實話,有那么一瞬間,荊建真有那么一絲心動。黃俊說的確實有道理,現在就猶如三歲孩兒持金過市,自己的自保能力很差。如果索性把火柴配方舍棄,并且加入到鹽幫,那就能避免絕大多數危險。可是……鹽幫真的能信任嗎?

    “你在想些啥?”黃俊微笑問道。

    “哦,俊爺,這次我收了不少女人孩子,我在想他們該咋辦?”這確實是秦白的顧慮之一。

    可能沒想到秦白竟然是這個回答,黃俊明顯驚愕一下,接著哈哈大笑:“你居然還有這樣的婦人之仁,現在江湖傳說中,都說你是窮兇極惡?不過這事也好辦,到時候一起扔給賀府安排,無非就是幾百石米面之事。”

    秦白立刻清醒過來。可能黃俊對自己確實挺欣賞,但這樣的江湖大梟,就底層草根絕不會有絲毫的慈悲心。包括賀府同樣如此。因此自己的改換門庭,對于那些人就意味著死刑判決書。更不要說,自己其實依然在賭人品,投靠鹽幫后,誰能保證一切就會很順利?

    想了想,秦白還是決定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他笑著婉拒:“俊爺,抱歉!能否再給我點時間考慮?”

    黃俊再次有些吃驚,同樣他的表情也覺得很有趣:“白二,你應該知道,你剩下的時間并不多?”

    秦白笑著點點頭:“多謝好意。我相信時間不會太長。”

    “那好吧!”黃俊已經聽明白了,流露出惋惜的神情,“知道為啥看中你嗎?就是因為你知道守拙。我看到過太多,許多人都死在一個‘貪’字上。你能明白這一點,而且還能守得住。其實就和我們吃鹽一樣,我們鹽幫就只要登萊兩府,而且從不做其他的生意。可惜,當我明白不能貪的時候,已經少了許多好弟兄了。”

    “抱歉!可我同樣放不下一些東西。”

    “明知道你就是去送死?”

    “對!不過如果最后能不死,俊爺您不覺得很有趣嗎?”

    兩人大笑。秦白突然問道:“俊爺,有個不情之請。我現在缺錢。能否幫忙賣些火柴?最好別讓人知道?”

    黃俊斷然搖頭,含笑道:“我們鹽幫絕不會做其他生意,更不說你的那些火柴。對別人說是金山,對我們來說就是閻王帖!”

    當秦白告辭離開的時候,他已經明白,黃俊有著自己的驕傲,不可能幾次三番求上自己。而自己的這次拒絕,基本上就斷了這條后路。而且未來將會中立,看著勇勝自生自滅。

    目送著秦白離去,黃俊同樣笑容一收,對趙豪說道:“阿豪,準備一下,動身去濟南。朝廷來了新鹽運使,咱們該走的禮數要走周全。”

    趙豪覺得挺奇怪:“干爹,你何必親自去?可以派人跑一趟?”

    山東的鹽運使一般比較悲催,夾在兩大鹽場之間,向來比較弱勢,無非每年鹽商給些常例意思意思。

    然而黃俊卻搖搖頭:“可能來者不善。記得年前那批無主淮鹽嗎?還有南面那幾家寨子已經幾個月沒有拿貨。接著就是新鹽運使?沒那么多的巧合。”

    “啊?哪個王八蛋來找死?”

    “別大驚小怪。可能我幾年沒動,有人忘了我的名字呢。”

    “干爹,我們該咋辦?”

    “先陪我去濟南摸清底細,咱們爺倆再南面跑一趟!平靜了那么多年,也該是殺幾只雞的時候了。哎!你們呢!沒一個肯動腦的。可惜白二不愿意啊!”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