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171章接狀紙

第171章接狀紙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明草義薄云天第171章接狀紙呂瑜感覺自己的腦子已經有些亂:“等等,鐘翁,你說你已經拿到婚書?”心想,這個黃舉人倒是挺有本事,難道還手續齊全?

    黃鐘氣的臉通紅,渾身直哆嗦:“正是如此!這大明天下還有王法嗎?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搶老朽的女人?”

    自從與丁慶凡定親后,黃鐘已經干柴烈火不知熬了多少天了,本以為很快就能美女入懷,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他已經把秦白恨之入骨,而且越得不到丁瑤,就感覺越心癢難忍。

    呂瑜嚇了一跳,沒想到黃鐘的反應是如此激烈。他就納悶了,到底是哪家出手?起碼是與黃鐘平起平坐的人家吧?于是呂瑜連忙問道:“鐘翁,喝口茶,消消氣。您說說,那戶人家是誰?”

    “井家莊白二!”

    “白二?”呂瑜腦中回憶了一遍,就不說掖縣了,萊州府也沒有姓白的大戶人家啊?

    黃鐘繼續道:“就是個黃口小兒,就是個黔首潑皮!”

    呂瑜心中一聲“臥槽”!以往只聽說過你們這些鄉紳對百姓欺男霸女的,今天居然見到了奇聞,有百姓對你們鄉紳欺男霸女?

    不過事出反常即有妖,呂瑜就琢磨起了“白二”這個名字,越琢磨越感覺熟悉,接著心中又一聲“臥槽”,這不是前幾日剛壓下去的大火并的一方嗎?就是那個勇勝的大柜?

    呂瑜心中叫苦。好不容易把大火并給壓下去,難道這時候還要火上澆油嗎?他立刻就變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署理的時間不會太長,這麻煩還是扔給新知縣去管吧!

    “咳咳,鐘翁,這事沒頭沒尾,而且莫怪晚生直言,也就是您的一面之詞。晚生總要派人打聽。您放心,會盡快給您一個答復。”呂瑜就開始了太極套路。

    然而這種反應落到黃鐘眼里,他就立刻變得情緒激動:“老父母,證據確鑿,您還需什么打聽?難道老朽還會蒙蔽于你?婚書狀紙都在此,難道還不夠嗎?而且你也可以請來女方家翁丁秀才,一問便知,就知老朽有沒有說謊。前番是老朽府中人陪同丁秀才一同前往,問那兇徒討要人,可萬萬沒想到,那兇徒狂性大發,非但不交人,還打傷我那下人和丁秀才。如此暴虐之徒,如何能不懲治?”

    “丁秀才?”呂瑜吃了一驚,“也是有功名之人?”

    “就是如此。而那丁秀才還知廉恥,在老朽面前當面保證,親事不變,絕不會悔婚!”

    呂瑜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現在聽到的情況,那個白二倒是夠膽肥的。兩戶有功名人家結親,那個白二居然橫刀奪愛,竟然會當場搶親?

    舉人可怕的地方就是有相當一群座師、同窗、同年、同鄉。只要惹一個,就是惹一群。而且根本就無法欺上瞞下,幾封信出去,就可以鬧的天下皆知。尤其是這門親事有父母之命、有媒妁之言,不要合法的太標準?甚至都不需要其他證人,就憑著黃鐘手中的東西,官府就能直接抓人!

    然而現在抓人?那不是逼著白二在萊州城天翻地覆嗎?呂瑜心里已經是破口大罵,難道丁秀才的那個女兒是天香國色?你黃鐘就不能換個姑娘嗎?特么的住一起都不知道有多久了,可能連命都搞出來了,居然還不肯放手?而且還告狀到衙門里?

    呂瑜猶豫的勸說:“鐘翁,那你想如何?是想讓那白二賠禮?還是有其他什么要求?”一般來說,這樣的男女之事,官府能不接案就不接,清官難斷家務事!而民間也是鄉老私下審問、動用私刑,比較常見的就是私通浸豬籠。當然,如果黃鐘有那個浸豬籠的能耐,他也不會求到呂瑜的頭上。所以最終的結果無非就是賠多少錢。就算黃鐘會獅子大開口,呂瑜也就準備勉強幫一把了。

    一聽呂瑜松口,黃鐘的氣焰立刻升騰起來:“強搶民女,按《大明律》該判斬立決!”

    “等等,鐘翁!”呂瑜有些哭笑不得。他心想,如果換做自己是那個姑娘,也情愿選白二,也不會選你這個走路都需要拐杖的糟老頭子啊?像這樣法理不容、情有可原的案子,如果真判決成為斬立決,都不要說送到刑部,送到知府衙門就會被打回來。

    最多就是流刑徒刑。可對白二這樣的江湖人來說,流刑有意義嗎?難道你黃鐘蒙面去唱一出《野豬林》?而徒刑就更沒有意義,尋常百姓還能有手段來個獄中暴斃!像白二這樣的江湖大豪,信不信把牢房變成喝花酒的青樓?

    所以還是現實點,呂瑜笑著勸說:“鐘翁,你也該考慮夫人的閨譽啊?總不能公堂之上拋頭露面吧?”

    “那老父母的意思?”黃鐘詢問。

    “冤家宜解不宜結,都是本鄉本土,以和為貴為好啊?”呂瑜一心就想讓他們私下解決。

    然而黃鐘一聽這話,頓時是怒火中燒。他已經鉆牛角尖,一心就想要丁瑤這位美嬌娘。他氣的胡子都翹了起來:“老父母,老朽意已決,若您不接狀紙,冤屈不得伸理,老朽只好去府衙另行投狀,老父母休怨我。”

    呂瑜心中頓時膩味萬分,心里很不爽,誰也不喜歡在上級那里被打小報告,更不說還被黃鐘隱隱威脅。他面色不愉,拿出官威:“鐘翁可曉得,為防亂訴濫訟,本朝不得越級告狀。你且回去,本官必給你一個公道。”

    “那好!不知何日升堂?”黃鐘步步緊逼。

    呂瑜心中大罵:“毋須鐘翁操心,本官會簽出傳票,讓爾等當面對質!”

    ……

    送走了黃鐘,呂瑜就吩咐衙役去召喚各方證人。既然這件麻煩事已經逃不過,那就索性公事公辦!呂瑜也想明白了,無非是鄉里糾紛,用現代法律名詞來解釋,就是件民事案件。如果真的是證據確鑿,最多自己手頭松一把,讓那個白二僅僅是交出姑娘,也不會對白二怎么樣。如此一來,說不上什么得罪,白二應該不會呲牙吧?

    :。: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