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33章賠償

第33章賠償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豹子帶著振威的人離開了,給秦白留下了滿屋子牛三爺的人。當秦白進屋的時候,就見到他們全都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然而當秦白剛想開口,人堆中突然有人猛的站起:“混賬王八蛋,你還真敢來?老子殺了你——!”

    “哐啷啷……”,一片刀出鞘的聲音,見到指向自己的刀尖,那人一個急停,雙眼冒火的瞪著秦白,仿佛想要當場撕了秦白。

    “哼哼。”秦白嗤笑,“我是來談事,不過你想送死我也會成全。你們應該第一次見到我,我也不想廢話。想留下的跟我開工,前途不敢保證,但起碼可以有溫飽,每月領工錢。不想留的每人領50文,領完錢就給我滾!”

    “草泥馬誰要你的破錢?”那人破口大罵。

    秦白做了個手勢,讓自己的人讓開門口:“想走你就可以走,如果你以后想報仇,那也是各安天命。剛才那幾句就算了,你再敢罵一句,我就活劈了你。”

    動了動嘴,那人沒敢再罵秦白。他恨恨的走到門口,發覺身后沒人跟上,頓時氣憤不已的轉身:“你們怎么都不跟上?大瘤?瞎子?柱子?王八蛋!你們竟然都想為這小子賣命?你們對得起三爺嗎?”

    而那些被點名的人都把頭深深埋到褲襠里,甚至其他人也都低著頭。但就是不理睬,對那些罵人的話也都沒反應。

    那人終于氣急敗壞:“你們塔瑪的都是些狼心狗肺的混賬,老子真是瞎了眼,會跟你們做兄弟?”

    那人離開了,留下一個很悲壯,同樣也很可憐的背影。把那一絲同情深埋心底,秦白微笑問道:“那人是誰?”

    身后的大眼連忙回答:“白二哥,他叫柳全,花鞭全,和俺曾經見過一面。怎么?要不要帶兄弟們一起留下他?”

    秦白微笑搖頭:“說放他走就放他走。你別多事。”

    說實話,秦白同樣是相當震驚。應該說,遇上這種情況,一般肯定會走掉絕大部分,甚至走的一個不剩都不怎么奇怪。可現在居然就走了一個?其他人居然全都留下了?這就讓秦白納悶,難道自己身上真的有穿越者自帶的王霸之氣嗎?

    然而真實情況并非如此。秦白穿越的時間畢竟不長,不知道當時底層百姓的苦難是遠超出想象的。而作為流氓無產者的幫眾更是差上加差,無非就是歪打正著,秦白的那句——有溫飽,每月有工錢。一下子就把那些人給吸引住了。

    就算是現代社會,那些底層混混的收入不僅不穩定,而且遠低于工薪階層。更不用說在這個年代了。

    舉個比較有代表性的例子吧。舊社會天津的窩伙,一群潑皮半搶半租,占幾間房子作為自己的據點。混混們平時出去開逛惹事,敲詐勒索給窩伙公用。到了開飯的時候,就聚在鍋伙里等著開飯。當然,窩主等頭領肯定是發財,但底層的混混無非是給什么吃什么,好壞不論,甚至能否吃飽都不能保證。可就算這樣,那時期的窩伙依然猖獗。為何會如此?無非是街面上還有許多人連這口飯都吃不到!

    而牛三爺這里的情況同樣如此。因此絕大多數手下就是來混口飯吃的。忠義可以掛在嘴上,可真的把那兩個字當真,那不是笑話嗎?如果有新的大佬同樣愿意給口飯,甚至保證溫飽工錢,誰還會去理會牛三爺這個死鬼啊?

    既然沒想明白原因,秦白也就暫時不去多想。反正這些人選擇了留下,那他就準備先吩咐幾句。然而還沒等他開口,門外就有人喊:“白二爺,有人拜訪。”

    “嗯?”于是秦白就吩咐李敢道,“敢子,那你就安排他們先開飯,弄的豐盛些。等我回來再說事。”

    原先那些牛三爺的人都臉露喜色。無論如何,今天總會上些葷腥了吧?

    ……

    意外的是,來拜訪的是坊里的那幾個掌柜。而東二坊內開張的有三家。一家就是名叫夢仙居的勾欄,主持的是位名叫程娘的媽媽。另兩家是店鋪,一間賣雜貨,掌柜姓孫;一間賣干果脯,掌柜姓周。

    把這仨人引入正堂,秦白客氣道:“程媽媽、孫爺、周爺,今日事忙,正準備改日登門拜訪。沒想到諸位先行登門,失禮之處,請多多包涵。”

    一聽這話,程娘立刻站起深深一福:“白二爺客氣。才聽說白二爺英雄了得,奴家和院里的姑娘們都是心中歡喜。白二爺還仗義送翠蘭、晴玉安然歸來,夢仙居上下更是感恩您的大德,都傳您猶如趙太祖千里送京娘。并祝白二爺生意興隆、永保安康!”

    然而其他倆位掌柜卻很隨意的拱了拱手,胡亂說了幾句恭賀的話,那態度也顯得相當生硬。感覺蹊蹺,秦白就直接問道:“孫爺、周爺,恕我冒昧,不知何處得罪?”

    孫周倆位掌柜對視一眼,接著就道出了今天的來由:

    原來這兩家店鋪都是租用東二坊的門面。按照井家莊的規矩,租用門面除了支付租金外,還需要給坊主一到三成的干股。不過這干股不是那么好拿的。店鋪遇上麻煩,需要坊主擺平。如果有損失,需要坊主賠償。

    可是這次振威武館幫忙清掃牛三爺的人,他們還抱著自己發財的想法。不僅把牛三爺留在坊里的財物占為己有,居然還到這三家店鋪勾欄里搜刮,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因此說到最后,那位孫掌柜很不客氣的拱手道:“白二爺,非是鄙人為難,這生意已經沒法做下去。鄙人和周掌柜已經商量過,我們的鋪子會擇日搬走。至于我們的損失和多付的租金,我們也就認了。算是給白二爺您的賀禮吧。”

    “哦?你們都損失了多少?”

    “各有幾百兩吧。”

    沉默了一會兒,秦白并沒有挽留:“孫爺、周爺,只能說萬分抱歉。按道理應該我賠,但我現在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現銀。這樣吧,我就給倆位留下欠條,欠的錢算一分利。半年之內,保證連本帶利的全部還清。”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