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45章混亂的幣值

第45章混亂的幣值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聽到秦白的疑問,張掌柜就露出笑容,于是就開始詳細介紹起情況:

    首先就解釋了個誤區。明朝的官方貨幣只有一種——銅錢。金銀等貴金屬只是作為大額交易等價交換物使用的,確實在某一方面起到了貨幣的作用,但絕不是朝廷明確認可的官方貨幣。

    其實歷朝歷代都是類似的情況。道理很簡單,中國古代朝廷一直在發行銅錢吧?可有人聽說過發行金幣、銀幣的嗎?就是因為金銀并沒被認可。

    不過……但是!

    但是白銀已經在民間流通很廣,甚至朝廷中都已經把白銀作為了稅收和開支的計價單位,因此整個社會其實已經默認——白銀就是流通貨幣之一。

    當然,一個是官方認可,一個僅僅是默認,顯而易見,朝廷就根本不會去制定,也沒制定官方的兌換率。于是基本都是隨行就市,各地方兌換率的差異就比較大。

    比如說在江南,一兩白銀能換七、八百文銅錢;在京城,一兩白銀基本能換一千三、四百文那么多。而沿著運河,基本就是越往北,兌換率就越高。井家莊基本參考的是臨清牌價,一兩銀子基本能兌換一千一百文銅錢。

    為什么差異會那么大呢?主要江南海貿發達,大量白銀從海外涌入,造成了民間銀賤。可能有人還有疑問,難道就沒人發現這個差價?轉手就能賺取近一倍?

    答案是有的,但并不多,主要是利潤太低,風險太大。風險大就很容易理解,那么多的現錢,帶在身邊不安全。就算沒遇上匪盜,過運河稅關的時候,被那些查檢的兵丁每人抓一把,那也受不了啊?

    而利潤低……還真的就是利潤低。這年代跑運河南北貨的行商,往往需要三、四倍的差價,否則根本難以應付一路上的盤剝收稅。因此差價近一倍?那真的是個很低的數字了。

    具體到豐隆錢鋪,現在的牌價是1:1080,一兩白銀兌換1080文銅錢。如果想把銅錢兌換白銀,那就再加上50文水錢,就變成了1130:1的兌換率。別看這中間的手續費似乎并不高,如果每月總量驚人的話,豐隆錢鋪賺的并不少。

    說到最后,趁著談性正濃,張掌柜又順便普及了一個新知識——其實明朝朝廷還有另外一種官方貨幣,那就是作為紙鈔的大明寶鈔。

    見秦白很感興趣,張掌柜就讓伙計拿來了幾張大明寶鈔。由于朝廷根本沒有貴金屬作為國庫本金,又因為濫印濫發,大明寶鈔早就因為通貨膨脹退出了流通。尤為可笑的是,在交稅的時候,各地官府同樣不承認這大明寶鈔。你說連朝廷都不相信這紙鈔,民間又怎么會相信呢?

    不過真說一錢不值,倒也不見得。比方說那張一貫面值的大明寶鈔,豐隆錢鋪就愿意拿出三十幾文錢來回收。

    而那些大明寶鈔的來歷?基本就是朝廷在發放官員俸祿和軍餉的時候,搭配一部分,一般在兩、三成的比例。從名義上來說,已經是足額發放。而在實際上,官員并不在乎,明朝官員從不靠那區區俸祿養家糊口。至于那些丘八?不是還有一部分是現銀嗎?讓你們餓不死就差不多了。

    另外一個大頭就是宮中采買。讓某位太監帶著幾千兩銀子和幾萬大明寶鈔去買東西。換句話說,遇上有背景的就付現銀,沒背景的就付大明寶鈔,等同于明搶。不過流通出來的大明寶鈔有著另外的作用。京城那些大錢莊愿意用每貫五十文左右的價格回收,再通過朝廷的戶部變相回購,于是就形成另外一個地下產業。

    聽完這一些,秦白不禁啞然失笑,他根本沒想到,明朝的幣值竟然會那么混亂。真遇上個熟悉現代金融,又膽大包天,最為主要是運氣好到走路都會遇上鳥屎的穿越者,說不定能出本《穿越明朝之我是大金融家》。

    發覺已經聊的差不多,張掌柜端起茶杯:“白二爺,看您有興趣,這幾張寶鈔您就拿去把玩。哦,這里還有一斤茶葉,雖說是去年的陳茶,但也是江南的上品。區區心意,請千萬勿要推辭。”

    ……

    對那位張掌柜的感覺,只能說是禮數周全,但對自己談不上什么輕視,應該說是漠視,屬于那種標準的生意人。

    回到自己的東二坊,遠遠就望見那兩家店鋪正在搬家。那位周掌柜很快就領著自家車隊遠去,只是隨便的向秦白拱了拱手,算是打過招呼。而那位孫掌柜卻在程娘的陪同下,原地等待著與秦白告辭。

    笑容間帶著不自然,孫掌柜躬身行了個大禮:“白二爺,實在是小本經營,真不敢摻和到各位爺之間。得罪之處,請多多原諒。店里還留有一百多斤大棗,在下也無法帶走。就送給您白二爺,作為在下賠罪。”

    “無妨,無妨。”秦白依然帶著微笑。

    “那就不打擾了。白二爺,程媽媽,告辭告辭!如他日有緣相逢,就容在下擺酒賠罪。”

    “客氣,客氣。”

    等到孫掌柜離開,程娘就嬉笑出聲:“白二哥,您也莫怪老孫。他也是為難,與雜貨鋪老周的情況不一樣。”

    接著,程娘就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那倆人。那位孫掌柜本身就是東家。而他的干果鋪主要販賣的是大棗。山東的大棗消費量很高,連許多面食上都喜歡放幾顆。可雖說如此,畢竟是低價低利潤商品,因此鋪面的盈利并不怎么大,恰好這次遇上事,他就索性就放棄店鋪,專心去做販賣干果的行商。

    而那位周掌柜與井家莊里的周家有那么一點親戚關系。不過他雜貨鋪的東家卻并非周家,而是周家的盟友,也是周掌柜老婆娘家的倪家。反正不管是哪一家,都不是現在的秦白可以得罪的。因此周掌柜根本就不在乎秦白的反應,并且很容易在井家莊新找了家店鋪。反而是那位孫掌柜就不敢得罪過甚。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