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5章牛三爺

第5章牛三爺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剛穿越的時候,發覺身邊是窮困潦倒,秦白就一直苦惱哪里能弄到錢。然而投胎不好,他并沒有穿越到什么富貴人家。發明創造更是虛幻,讀書科舉更是不可能。雖然識字,但科舉和高考的內容完全不同,真想走那條路,不說其他,智商和學習能力秦白自有把握,但十年寒窗那是肯定的。可是等十年以后?秦白他們墳頭的草都有三尺高了。

    因此想了又想,秦白就決定畫漫畫,而且就是那種漫畫。當然,他節操還是有的,并不是一絲不掛的那種,用現代的話來說,起碼穿著比基尼。不過放在這個年代,足以讓那些男人獸血沸騰了。

    對秦白來說,除了習慣用毛筆,畫漫畫倒沒什么難度。前世的他從小條件不好,母親又在沒幾年就倒閉的火柴廠工作,兒時的娛樂就是臨摹貼在火彩盒上的那一張張火花。而漫畫的內容更是不缺,混混們本來就喜歡看哪些亂七八糟內容的漫畫,照抄瞎編就成,反正那種漫畫的主要賣點并不是里面的內容。因此秦白就買來紙筆,很快就悄悄的畫了幾冊,不過接著最大的難題——怎么賣出去!

    別看這是個寫出《金瓶梅》的朝代,可社會風氣依然相當保守。想要公開賣?那就“呵呵”了,說實話,天降橫禍都有可能。打個比方,如果某個公子小姐的書房里出現一本,被那些大戶人家的老爺夫人發現的話,又發現你毫無背景,就把你往衙門一送,再給個暗示,當場大板子打死你都有可能。在那些老爺們的眼中,老百姓的賤命根本就不值錢。

    那么通過渠道呢?那些書店倒是敢賣,他們背后都有背景,并不怎么怕那些大戶人家。然而被狠狠的拔下一層皮就不說了,關鍵還要防備其他人的眼紅。這個年代根本不講究法制,如果你能賺錢,有時候就是原罪。沒有自保能力,你在他人眼中就是根會走動的韭菜,無非是等什么人、什么時間來收割而已。

    因此首先解決的就是渠道問題,秦白不可能背著挎包、戴著墨鏡,守在那些朱門大戶門口,來一個就問一個:“片子要嗎?”

    還有一個問題當然也很重要。現代那種五頭身、七頭身的漫畫人物,合不合明朝那些人的口味?

    因此秦白就決定悄悄的試賣,他和李敢身邊各帶著幾本。用的理由就是“撿到的畫冊”,效果倒是有得有失,確實沒什么機會,直到今天,秦白靠白事才第一次有接觸那個豪門公子。但市場反饋倒是不錯,畢竟現代的漫畫人物形象和內容對這年代的人有著驚人的吸引力。李敢就比秦白莽撞多了,他就采取了大街上瞎貓碰死耗子的辦法,短時間倒也賣出去三本,就是價格上比較低。

    也不知怎么,這消息居然傳到了仇波耳中,估計是李敢的莽撞惹的禍。如果真被仇波知道自己有門路,毫無疑問,絕對會被盤剝的一文不剩。雖說此時秦白表情未變,但眼神卻冷了許多:“仇爺,我們確實運氣好撿到幾張,可哪家書鋪不是敞開在賣?還幾兩?幾十個銅板就很不錯啦!王八蛋,是哪個在背后嚼舌頭?讓我知道小爺就放他的血!”

    說完這番話,秦白眼神四掃,一副發狠的模樣。仇波看了秦白一眼,放緩語氣:“別吵吵,都是自己的弟兄,罵幾句沒關系,喊打喊殺的打我的臉嗎?”

    仇波其實也不怎么相信秦白能一下子賺好幾兩,他也并不知道是秦白親手所畫,真以為是運氣好撿到幾張。書鋪里那些像《素女經》之類的書和春*宮畫都是在敞開賣,銷量與那些科舉書并列排在前列,競爭激烈,當然價格也不怎么高。而剛才仇波無非就是試探,其實他對秦白還是挺放心。年紀小根本沒見過什么世面,容易被“忠心義氣”洗腦。反而是那些年紀比較大的混混會因為利益變心。

    招招手,仇波幾人把秦白領進內屋,而那一小吊錢早已經收到他的懷里。幾人找了椅子坐下,仇波為秦白介紹:“今天正好有事找,這位是牛三爺。”

    “牛三爺!”秦白站起行了一禮。前世的習慣,在稱呼和為人處事上,秦白向來特別注意,從來就是往客氣方面稱呼。絕不平白無故的得罪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情愿用自己的行動說話。

    牛三爺已經一掃剛才見那位鼎爺的屈膝弓背,話語間自帶一股傲氣:“某現在混井家莊,江湖朋友抬愛,在那里也有一點名聲。”

    秦白一驚,他是知道那個井家莊的。離萊州城并不遠,只有三十里出頭,而且井家莊集中著不少私人鐵冶,各方勢力混雜。如果真的如這位牛三爺所說,他能在井家莊立足,并且還能在那里打響名號,那么這位牛三爺的實力可不小。

    古代“皇權不下縣”的道理并非是胡編,只要出了縣城,鄉村地界基本都是由各地豪強鄉賢實際掌握。井家莊又是個遍布礦老板和大資本家的地方,就算換成現在,治安都好不到哪里去,而在明朝這個年代,可以說是根本就沒有王法。誰人多拳頭大,那就誰能說話!

    “白二,你那里找得到人嗎?牛三爺這里很缺人手。”仇波開口詢問,“你認識的苦哈哈多,牛三爺那里又新開了一個礦,只要能干活的,介紹一人就能給你100文的茶錢。”

    秦白眉頭微皺。他家附近的流民孤兒確實不少,有幾個甚至和他關系很好。可是到私礦干活?想想現代的那些黑礦窯?這年代的礦工就更慘,甚至連奴隸都不如。能干滿三年還能活命的基本十不存一,根本就是個要命的活。因此以前秦白就算再找不到活干,也絕不敢離開這萊州城,也絕不會到井家莊那邊去做礦奴。

    這樣的缺德事,秦白當然不會答應。他剛想拒絕,沒想到那位牛三爺看出了秦白的猶豫,連忙微笑著解釋:“某這邊絕不是死契,就簽三年,飯管夠還給工錢。如果不信,仇爺這里可以擔保。如果白兄弟你賞臉肯來的話,某現在就可以給你三兩。不需要你干活,你來就能做個管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