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71章不歡迎不反對

第71章不歡迎不反對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江湖中的團伙內部,各有自己的分工。復雜點的就如同后來的青幫洪門,還有內地袍哥、哥老會等等組織,簡單點的就像秦白這里的大柜、二柜。說實話,存在即合理,從基本組織構成看,井家莊的團伙和香港古惑仔的那些社團就沒什么不同。

    因此鐵笙這個二柜就需要負責清掃繳獲、分配戰利品等等。其實從某方面來說,這些江湖社團確實比這年代的軍隊“紀律嚴明”,并不會私藏繳獲,會統一分配,更不會出現什么爭奪戰利品內杠,相對而言,分配還比較公正……

    如果熟悉近代革命史的應該都知道,在初始階段,基本都是些會黨革命,主力就是這些江湖人。就是因為江湖人在這方面具有優勢。

    當然,優勢明顯,缺點同樣突出。因此會黨革命往往一開始聲勢浩大,但很快就會陷入低潮,并且最后幾乎都會失敗。要一直到建立了那所很著名的軍校后,培養了一支近代軍隊,近代革命才慢慢脫離了會黨革命的怪圈。至于這缺點究竟是什么?后文會詳細介紹,在這里就先一筆帶過。

    南三坊投降后,鐵笙很快就派人清掃干凈。投降的除了上林村留守的十幾人之外,還有五個奴仆和近十位年輕美貌的女人。而這些女人都是大狗牙準備好勝利后,交給王家護院和風澤蕩那幾位當家享用的。

    此外,在投降的人群中,居然還發現了仇波。萊州城的那些人立刻把仇波單獨抓出,根本沒留情,抓的時候胖揍了一頓。無論是什么地方,最恨的肯定就是這樣的叛徒。

    “大柜。”鐵笙似笑非笑,“現銀銅錢有720多兩,搜出的東西折價應該有800多。還有這里的14個奴婢,上林村那里找到的162個礦黑子。咋分配,你拿個章程吧!”

    到了這時,就算再遲鈍,也能看出,秦白和鐵笙這兩個大柜二柜有些不對付。秦白同樣面帶微笑:“二柜,肯定按規矩來,還用我教嗎?奴婢和礦黑子都歸我,按市價折算。”

    邊上的人全都一喜。像那些奴婢礦奴什么的,在這種時候根本就不算人,僅僅算成繳獲的財產。不過一般在統計中,因為這些人變現很麻煩,所以就算作市價的七成,甚至大當家心黑些,算作五成的都有。而現在秦白答應就用市價,根本不用折價,那么每個人肯定能多分一些。

    “那么投降的那些人呢?”鐵笙繼續微笑問道。按照井家莊的規矩,投降的雖然不會要他們的命,但處理就很隨心所欲。可以收納,也可以當成礦奴往狠里用。但一般來說,基本就是當俘虜干一段時間的活,然后再放了。

    秦白沒理會鐵笙,望向投降的那十幾人:“你們誰是領頭的,出來說話。”

    一位胡亂扎著頭發的大漢走出,拱手問道:“白二爺,俺叫文強。怎么發落俺們,您給個準話。”

    秦白不免多看了文強一眼,沒想到他外形很糟糕,表現卻很沉穩:“談不上啥發落,文強兄弟。你們想走就走,好走不送!”

    見秦白很干脆的準備離開,文強倒是一愣:“白二爺,等等。您……您就不怕俺們以后記恨上嗎?”

    微微一笑,秦白道:“之前事之前了,江湖恩怨,一碼歸一碼。這次如果是我輸,我也不會埋怨老天爺。至于你們?能放下當然最好,以后或相安無事,或從頭再來。我不喜歡趕盡殺絕,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在乎。如果想要報仇?呵呵,你猜猜我會怕嗎?”

    秦白的話讓文強沉默下來,這答案讓他有些意外。見秦白轉過身,他突然問道:“白二爺,那以后再有爭斗,你會咋辦?”

    秦白停下腳步:“打得時候我絕不會留手。如果你再降再抓,我照樣會放了你。文強兄弟,提醒你一句,你我之間并沒有生死大恨,只有利益紛爭。除非你是大狗牙,那才會不死不休。”

    文強聽明白了秦白的意思,只計較那些頭領,并不在意文強這些小嘍羅。而且對自己極有自信,根本無所謂那些所謂的隱患。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又體現出秦白的大氣和寬容。發覺秦白已經要離開,文強連忙追問:“白二爺,那俺們能不能入伙?”

    背著身揮揮手,秦白邁步離開:“不歡迎不反對!來去自由!”

    ……

    如果說,離開南三坊的時候,秦白還是很瀟灑,可當他回到自己東二坊,他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坊里坊外黑壓壓都擠滿了人,粗粗一點,起碼已經超過二百人。

    其實在這些天,注意到東二坊招人的人并不少,無非是之前有種種顧慮。然而今天的消息傳來,小紅嶺居然獲得大勝,立刻就引起了人市的轟動。

    在這個年代,江湖人出頭的機會很少,打工賺錢的機會就更少。因此今天有了吳立松師徒的領頭,一下子就引起報名的高潮。

    不要說秦白,連他身邊的人也都是目瞪口呆。李敢張大了嘴,低聲詢問:“白二哥,那么多人?你收不收?”

    微微搖頭,秦白苦笑:“這情形能不收嗎?你就不怕那些人鬧?”

    “可……可俺們怎么養他們啊?”

    “這……應該總有辦法吧。”暫時先放下這些人,秦白向身后招呼,“弟兄們,你們先幫忙一下,把這些人安頓到坊里住下。我去安排開席,有啥話酒桌上再說。”

    和尚、刺毛等人都臉露喜色,這是要喝慶功宴,同樣也是準備分地盤。既然到這里來拼命,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而一旁的鐵笙卻突然道:“白二,今天我就不喝了。”

    秦白微笑著點點頭:“那好,今天你確實辛苦。”

    張了張嘴,仿佛想說些什么。可最后鐵笙還是長嘆一聲:“哎——!回見!豹子,咱們走!”

    目送著鐵笙走遠,李敢突然低聲喝罵:“艸!白二哥,要不要俺和弟兄們砍了他?”

    拍了拍李敢的肩膀,秦白微笑搖頭:“別多事!別忘了,他還是咱們的二柜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