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居 > 玄幻小說 > 明草 > 第79章老一輩、新一輩

第79章老一輩、新一輩

上一章章節列表下一章
    看到蕭騰越來越氣急敗壞,秦白的笑容也是越來越燦爛。從某方面來說,也許是前世的習慣,他許多時候喜歡這種江湖生活。尤其是刀口舔血的刺激,讓他的腎上腺分泌加速。

    可就在這時,終于“嘩啦啦”走出了幾十人,他們來到蕭騰身旁,為首一位中年大漢向秦白點點頭:“白二,做事別過分。給我個面子,回去算了,以前的事全部一筆勾銷。如果還有氣,我就做個中人,讓阿騰擺桌酒。咋樣?”

    話音未落,又過來十幾人,同樣站在了蕭騰那邊。為首的是位長須老者:“白二,走江湖也該講究個敬老。你想踩著別人往上爬,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隨后又陸陸續續的出來了三伙人,全部站在了蕭騰的那一邊。秦白的表情慢慢嚴肅起來,這幾個人他都見過,全都有資格坐在賀府的前幾桌。而蕭騰也變得越來越激動,連連拱手:“多謝多謝,多謝諸位弟兄仗義。白二,還想和老子斗?草泥馬,明年的今天就是你這王八蛋的忌日!”

    “誒。”那位中年大漢卻立刻阻止,“白二,想清楚,你不動手,咱們也不會動手。退一步海闊天空,沒必要鬧的不可收拾。”

    其他那些人紛紛點頭,他們出來主要是為了助威,并沒想過與秦白結死仇。其實這些人基本都是井家莊老一輩的人物,對于秦白這樣的新生勢力有種天然的抗拒,倒不是為了蕭騰的錢,主要是為了遏制住小紅嶺上升勢頭,對秦白進行打壓。

    而邊上另外一人也開口規勸:“白二,見好就收吧。如果你是聰明人,就應該到此為止。你把人放了,欠銀鉤賭坊的錢也算了?”

    “是啊!你總不會昏頭,以為斗得過我們這么多人的聯手吧?”

    “……”

    面對著對面的你一句我一句,秦白卻點上煙,露出了微笑:“弟兄們,有沒有膽和我一起再拼一場?昨天我就說過——富貴榮華一把刀!許多事不是你敢不敢想,而是你敢不敢做!呸!有些老家伙居然還做夢想擋咱們的路?笑話!從今天起,我們就讓井家莊血流成河!”

    對面那些人全都臉色大變,有些人還感覺相當荒唐,我們就是壓制你白二一下啊?你怎么就主動選擇了不死不休的死局了呢?而周圍看熱鬧的人同樣陷入一片寂靜,許多人的背脊升起一股寒意,空氣中也彌漫著殺氣騰騰。

    反而是秦白的手下都感覺熱血沸騰,許多人眼中都跳躍著一團火。那就是野心之火,這些新一輩的江湖客都多多少少被老一輩打壓過,也都想著早一日能出頭。然而資源就那么多,基本都被老一輩人物給瓜分。以前這些江湖客是孤掌難鳴,只能默默忍受,沒想到今天突然有了機會,而且跟著那么一位犀利的大當家,那肯定想要拼一把啦!

    “當啷啷……”,紛紛拔出刀,上前走到秦白左右。秦白依然微笑吐著煙,煙霧飄渺,空氣也仿佛已經凝固。

    對面也出現了騷動,許多人同樣猶猶豫豫的拿出了家伙。而蕭騰瞠目結舌,不敢相信的看著秦白,他突然回想了一下,委屈的差點兒就要哭。其實……真說到源頭,倆人之間的事微不足道的可以忽略不計呀?怎么就變成這樣了啊?

    被擠到后排的丁瑤同樣是伸長著脖子,秦高依然護在她的身旁。感覺自己的心就像是小鹿般在蹦跳,丁瑤的雙眼已經迷離,仿佛像是要滴出水,不知不覺,她腦中開始胡思亂想:“這位……秦先生好可怕耶。他這樣……不會是為了我吧?也許……是吧?”

    在看熱鬧的人群中,趙豪同樣心中哀嚎:“靠!都說我是瘋子,這個白二更加瘋吧?”而在趙豪身旁,程娘卻神情復雜,不知在想些什么……

    ……

    空氣中已經火星迸發,局面變得是一觸即發。然而就在這時,傳來一聲大喊:“分開!分開!誰讓你們打的?都不許動手——!”

    隨著馮四海領著一大群振威武館和巡丁隊的人沖入場內,蕭騰這一邊許多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氣。指揮手下把雙方隔開,馮四海回頭就呵斥秦白:“白二,鬧夠沒有?以為這里是莊子外嗎?想打就打?影響了井家莊里的生意你來賠嗎?”

    確實如此,對于井家莊外的爭斗,一般都不怎么管。但莊子里的,那就有限制了。當然,那種限制因人而異,運用之妙,更是存乎一心。簡單點說,已經變成幾大家控制井家莊的某種工具。

    聽著呵斥的話,秦白抽著煙冷眼默不作聲,在靜觀其變。而蕭騰卻一下子興奮起來,仿佛來了救星,急忙告狀:“四海兄,這白二踏馬的欺人太甚,一點兒都不把咱們老一輩放眼里,還口口聲聲要血流成河!艸!要不是你來,老子剁了他!”

    “行了行了。”馮四海不耐煩的打斷,“到底是啥事?都說給大伙兒聽聽。今天我來做這個公道,看看誰犯了規矩誰有理。艸!以為打架很好玩嗎?命就只有一條!”

    “四海兄,可我的人被白二扣下了啊?”蕭騰連忙叫屈。

    “白二,放人!”

    把煙頭扔到地上,秦白用腳踩滅。揮揮手,把扣押的人全都放了。可是葉大、周來問一脫離了控制,立刻纏著馮四海告起了狀:“馮爺,您要為小的做主啊!”

    “別廢話,有事說事!”

    “誒,馮爺。……”

    在葉大和周來問的相互補充下,終于把這件事基本介紹清楚。一聽完,馮四海就開口問秦白:“白二,是這樣嗎?”

    秦白笑著點點頭,直視著馮四海的雙眼,依然在靜觀其變。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在竊竊私語,許多人還在竊笑。本來開賭坊的就比較招人恨,而且蕭騰做事霸道,風評也比較差。沒想到這次竟然撞到鐵板,完全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而且還能反過來敲詐,秦白的做法實在是太有創意了。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3d真人游戏